Search for:
富勒烯化妆品忽然火爆 —–欧蓓妮诗推出富勒烯系列产品对抗衰老

2015年10月底,欧蓓妮诗推出富勒烯化妆品,真正的抗衰老终结者系列产品,精准指向全面改善女性色斑,痘痘,皱纹,暗黄,松弛等皮肤问题,让面部皮肤完美绽放,焕然新生,重现水润Q弹,柔嫩白皙,拉开中国类抗

2015年10月底,欧蓓妮诗推出富勒烯化妆品,真正的抗衰老终结者系列产品,精准指向全面改善女性色斑,痘痘,皱纹,暗黄,松弛等皮肤问题,让面部皮肤完美绽放,焕然新生,重现水润Q弹,柔嫩白皙,拉开中国类抗衰老美容的新纪元!

在这个世界上,有并不多的逆生长案例,让我们惊讶岁月的短暂停留,比如刘嘉玲、李英爱、刘晓庆等等,在我们惊叹的时候,常常会寻找背后的原因。而现在,这个谜底接近解开了,那就是富勒烯。

在今年召开的世界富勒烯大会上,富勒烯作为抗氧化剂的运用越来越得到肯定。科学研究表明:富勒烯是目前市面上最强的抗氧化成分,能像海绵般的快速将体内的自由基吸收。与其他成分相比,富勒烯成分可以在肌肤老化连锁反应源头就吸附、扫除自由基,降低人体的老化反应,且是维他命的125倍。当体内的自由基减少,老化速度会减缓,皮肤弹性就会增加,延缓人体的衰老。

据欧蓓妮诗产品研发部的洪先生介绍:“富勒烯在发挥抗自由基、抗氧化作用的同时,也有效地抑制了黑色素的生成,且控制其根源自由基,所以可以同时达到美白和防止老化的功效,达到能同时改善最在意的细纹、松弛、暗沉、斑点等问题。

衰老是女人的天敌,过了二三十岁,皮肤逐渐出现皱纹、暗沉、松弛等问题,肌肤也失去弹性与光泽。其实,这一切都是自由基在作祟,压力、温差、环境、刺激、活性剂、紫外线等对皮肤的刺激会产生自由基活性氧。自由基,机体氧化反应中产生的有害化合物,具有强氧化性,可损害机体的组织和细胞,进而引起衰老效应。而富勒烯在发挥抗自由基、抗氧化作用上,效果令人吃惊。

业内人士透露,要达到富勒烯最佳效果,“浓度”是关键,富勒烯浓度越高对于自由基与黑色素的吸附与扫除也越佳。不过富勒烯的产量稀少,价格非常昂贵,只有获得认证的企业才能得到稳定的产品来源,并获准生产成品化妆品。

欧蓓妮诗发言人dary女士表示:“只有富勒烯的添加达到国际标准才给予其球形体LOGO授权,欧蓓妮诗品牌为富勒烯球形LOGO中国大陆唯一授权品牌,欧蓓妮诗是富勒烯5D系列产品中国大陆唯一项目合作伙伴。”

富勒烯,真正的衰老终结者。据了解,这些富勒烯新品系列将于2015年11月,在京东电商妖娆上市。广州美容业内专业人士预测:从富勒烯的应用与发展来看,随着人们的认识与体验,这类抗衰老系列化妆品将在未来几年内非常火爆!

足球烯C60之父悄然离世:完美的对称永存世间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英国皇家化学会前主席、化学家哈里·克罗托(Harry Kroto)爵士,于2016年4月30日与世长辞,享年76岁。

因为富勒烯(指以C60为首的一系列球状、椭球状,或管状结构的碳单质)的发现,克罗托与来自美国莱斯大学的罗伯特·柯尔(Robert Curl)以及理查德·斯莫利(Richard Smalley)共同分享了1996年诺贝尔化学奖。克罗托也在同年获封爵士爵位。

克罗托出生于英国剑桥郡的威斯贝奇,他的父母是二战时的德国难民。1940年,克罗托的父母在英格兰北部的博尔顿创立了一家气球制造及印刷公司,克罗托也因此在博尔顿度过了他大部分的童年时光。后来,他进入博尔顿学校学习。在那里,他对化学、物理以及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58年,克罗托进入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学习化学,并先后在此获得化学学士学位以及分子光谱学博士学位。

在取得博士学位后,克罗托于1964年移居加拿大,并在位于渥太华的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从事光谱学领域的博士后研究。两年后,他来到贝尔实验室,利用拉曼光谱研究液相反应。但不久之后,克罗托便回到英国继续从事博士后研究,并在萨塞克斯大学担任讲师。

之后的几年,克罗托一直在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开展新型化学物质的光谱学研究。在此期间,他与加拿大天文学家合作,共同表征在外太空检测到的长线N)。最终,由这项研究引出的新发现使他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到20世纪80年代,克罗托与美国莱斯大学的科尔以及斯莫利合作,共同进行星体大气层条件模仿的实验研究。实验过程中,他们通过冷凝碳蒸气得到了一种新型的足球状碳的同素异形体——C60。克罗托提议将新发现的同素异形体命名为Buckminsterfullerene (巴克敏斯特富勒烯),以表达对美国建筑师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的敬意(正是他设计的网格状穹顶给了克罗托以灵感,发现了C60的空间结构)。

在获得诺贝尔奖后,克罗托在全球发表了多场演说,并成为著名的科学传播大使,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教育事业以及公共活动中。1995年,他设立Vega Science Trust公司,为BBC的电视台制作科普电影及纪录片。.

克罗托于2002-2004年间担任英国皇家化学学会主席。在此之后,他又去了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担任化学系教授。

现任英国皇家化学学会首席执行官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曾在克罗托担任主席期间负责英国皇家化学学会的出版工作。他评价道:“我一直惊讶于哈里对化学的痴迷。他非常乐于和年轻人分享他的想法,尤其是处于职业早期阶段的研究人员。他平日里非常随和,这种平易近人的风格也使他成为化学的传播者以及代言人。”此外,他还补充道:“他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而且对于艺术和设计领域也具有十足的热情,能为杂志设计出十分新颖的封面,并且总能找到针对复杂的问题的解决方法。他热心的天性、对人们真诚的态度以及由内而外所散发的个人魅力,永远值得我们怀念。”

萨塞克斯大学副校长迈克尔·法辛(Michael Farthing)评价道:“哈里·克罗托有着首屈一指的智慧,他对化学科学的贡献将永存世间……他改变了现代科学家对化学的认知方式,同时也积极投身政治与艺术领域。他对学科及文化多样性的热爱使他可以用积极而独特的视角审视这个世界,并在其中寻找新的可能性。”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克罗托以及C60发现过程中的故事,可以阅读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完美的对称》。